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苏联剧变后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2019-02-17 - 索尔仁尼琴

作家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集文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等多种角色功能于一身,被俄罗斯人民誉为“民族的良心”和“文化的主教”,可我们翻开俄罗斯文学历史画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却未曾谋面这位俄罗斯唯一活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在最近几年的文学史当中开始出现这位作家、学者的名字,对他的评价无论是其本国作家、学者,还是国外的研究者却众说纷纭。在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史上他处于何种地位?他多舛的命运对我们重新认识20世纪俄罗斯历史有着怎样的意义?对这些问题的澄清是一项艰难而有意义的工作。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前苏联俄罗斯作家,于1918年12月11日出生于北高加索的疗养胜地吉斯洛沃茨克市。1924年,随寡母迁居到顿河上的罗斯托夫市。他的母亲和他家的亲戚大都是虔诚的教徒,东正教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从9岁起索尔仁尼琴就对文学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身患重病的母亲,索尔仁尼琴中学毕业后考入了罗斯托夫大学数学物理系。为了圆自己的文学梦,1939年索尔仁尼琴考入莫斯科文史哲学院函授班。

1941年索尔仁尼琴大学毕业,成为一名中学教师。苏德战争爆发后,索尔仁尼琴应征入伍,曾任大尉炮兵连长,两次立功受奖。1945年2月,由于在给朋友的信中有对斯大林的不敬之词,在东普鲁士前线被捕,内务人民委员部以“进行反苏宣传和阴谋建立反苏组织”的罪名判处他8年劳改。刑满后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1956年解除流放,次年恢复名誉,后定居梁赞市,任中学数学教员。

10年的监狱生活彻底改变了索尔仁尼琴的政治观、哲学观、文学观。1962年处女作中篇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深受赫鲁晓夫的赏识,在赫鲁晓夫个人施加的政治压力下,在《新世界》上刊出。这是苏联文学中第一部描写斯大林时代劳改营生活的作品,立即引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响,掀起了“集中营文学”的热潮。

1963年3月10日《真理报》报道了赫鲁晓夫在克里姆林宫的一次接见中热情赞扬了《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他说,这是“一部从党的立场真实地阐明那些年代苏联实际情况的作品”,还说这是一本“重要的书和需要的书”。

无可否认,是一位领导人和当时的历史条件造就了这位杰出的作家。1963年,作者加入苏联作协。同年,发表短篇小说《玛特廖娜的家》,但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第一圈》、《癌病房》1968年在国外发表。

其中,《第一圈》于2006年2月由作家亲自改编成一部10集电视连续剧开始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播映,老作家还在片中担任画外音。

1965年3月,《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受到公开批判。1967年5月,第四次苏联作家代表大会前夕,索尔仁尼琴给大会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取消对文艺创作的一切公开和秘密的检查制度”,遭到当局指责。1969年11月,作家被苏联作协开除会籍。

1970年,“因为他在追求俄罗斯文学不可或缺的传统时所具有的道义力量”,索尔仁尼琴获诺贝尔文学奖。1971年,德、法两国同时出版他的十卷本巨著《红轮》(1971—1991)的第一部《1914年8月》,其中作者用大量的事实材料分析了二月革命失败的原因,分析了各党派和团体的思想政治立场,论证了俄罗斯发展的历史抉择。

1973年12月,他用“艺术研究”方法写的《古拉格群岛》第一卷在巴黎出版,披露了从1918年到1956年间苏联监狱与劳改营的内幕。

此书的暴露性极强。作者把苏联描绘成劳改营遍布全国,数以千万计的无辜者遭到逮捕、关押和杀戮的黑暗帝国。同年他又在《民族生活范畴的懊悔与自我克制》、《不要撒谎活着》、《给苏联领导人的信》三篇文章中“预言”社会主义必然垮台,攻击社会主义的道德风尚和经济贫穷,坚持其古典的宗教民族自由思想,这些文题都恰好迎合现代西方社会反苏、反社会主义的形势和心理,1974年2月12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宣布剥夺其苏联国籍,把他驱逐出境。

同年10月,美国参议院授予他“美国荣誉公民”称号,随后他移居美国。1976年—1994年一直居住在美国佛蒙特。1990年恢复作家国籍。1994年回国。

回国前开始着手写“政论三部曲”:《我们如何建设俄罗斯》(1990)、《20世纪末的俄罗斯问题》(1994)、《倾塌的俄罗斯》(1998),并在国内陆续出版。1997年5月当选为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并创立以他名字命名的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文学奖。

2001年索尔仁尼琴出版了《同行二百年》,成为近年来俄罗斯文坛的一件大事。这部书囊括了从1772年第一批犹太居民被俄罗斯接纳到20世纪末200年间的俄罗斯和犹太民族的关系史,探讨了俄罗斯犹太人的命运,以及犹太民族在俄罗斯历史上的作用和地位等敏感问题。

索尔仁尼琴回国后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和以前一样,他既没有和共产党人达成合作,也不买当权者的账,继续保持政治批评家本色,对媒体公开指责叶利钦的改革措施,批评当前政府腐败无能,再次处于媒体的中心。回国后作家在致力于《谷粒落入两个磨盘间—驱逐出境特写》的写作,我们期待着这部作品的早日问世。

相关阅读
  • 索尔仁尼琴作品 索尔仁尼琴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作品 索尔仁尼琴的作品

    2019-02-17

    索尔仁尼琴是俄国著名作家,他为俄国文学史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也对俄国的政治发展做出了很大的影响。索尔仁尼琴一生有很多的作品,几乎每部作品都是文学精华,他的主要代表作有《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马特辽娜的家》、《癌症楼》、《第一圈》以及《古拉格群岛》等等,这些代表作都是非常著名的作品,他因为这些作品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 索尔仁尼琴对中国 索尔仁尼琴与前妻的纠葛

    索尔仁尼琴对中国 索尔仁尼琴与前妻的纠葛

    2019-02-17

    苏联名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最初的情感经历比较简单,他的初恋情人成了他的第一任妻子。那是在大学生活时代,索尔仁尼琴就读于大学的物理系,纳塔利亚列舍托夫斯卡娅就读于同校的化学系。纳塔利娅不仅性格稳重,形象端庄,而且十分惹人喜爱,她还多才多艺,不仅会弹钢琴,还写得一手好诗。那时的亚历山大为了将纳塔利亚追到手。

  • 索尔仁尼琴的最后悲剧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索尔仁尼琴的最后悲剧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2019-02-17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流亡在瑞士苏黎世音乐与美文的跨界混搭,你有调,我有谱。在索尔仁尼琴的一生中,俄罗斯是他唯一的牵念,创作的唯一动力。他的作品题材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国家最有争议的一段历史苏联。在索尔仁尼琴的诺贝尔奖获奖致辞中,他写道,“我们都会死去,而文学不朽。”无论世界如何对他盖棺定论。

  • 高尔察克政府 第713章 高尔察克的临时政府

    高尔察克政府 第713章 高尔察克的临时政府

    2019-02-17

    巴尔干军团在王士珍的命令下发动进攻,但是在向西推进的进军路线上却遭到了德奥军队的顽强抵抗,德奥两国在波黑地区的西部大约有三十万的兵力,巴尔干军团的总兵力是德奥大军的五倍,在常规情况下,这种的兵力对比,巴尔干军团应该很容易就将德奥两国的三十万大军打垮,但实际情况却是完全相反。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巴尔干军团的进展很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