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仁尼琴说谎 索尔仁尼琴:活着 并且不撒谎|沉思录

2019-02-17 - 索尔仁尼琴

任何一个胆小到不敢捍卫自己灵魂的人,就不配说自己有“进步的”观点,就不配自称为学者、艺术家、将军、或者其他尊称。他只能对自己说:“我是一个听话的人,我是一个懦夫。只要能够吃饱穿暖,让我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

索尔仁尼琴说谎

即使这样一种反抗是所有反抗中最轻微的,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但是,它还是比自我牺牲或者绝食要容易得多,你的身体和你的眼睛不会受到伤害,你家不会被断暖气,也不会被切断面包和清洁的饮用水的供应。

索尔仁尼琴说谎

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是欧洲伟大的人民,我们背叛和欺骗了他们。他们向我们证明了,只要有一颗勇敢的心,即使最柔弱的躯体,也是能够站起来对抗坦克的。(译注:此处指1968年的布拉克之春。)

你说这样做很困难?但它是所有可能的方法中最容易的一种。对于你的肉体,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但是对于你的灵魂,这是唯一的选择。已经有这样的人,数量甚至已经达到了几十个,他们已经坚持上面的标准许多年,只说真话而活着。

索尔仁尼琴说谎

所以,你不是第一个采用这种方法的人,你将成为已经这样做的人们中的一员。如果我们共同努力,密切合作,这条道路将变得更容易和更短一些,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如果这样的人达到了几千个,他们就对我们无计可施。如果这样的人达到了几万个,那么我们将发现我们的国家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我们被吓破了胆,那么我们就不要再抱怨,别人在压迫我们,是我们自己在这样做。我们只好弯下腰等着,让生物学家把我们的猴子兄弟变得更进化一些,等到那一天,它们可以读懂我们的思想是多么的没有价值和没有希望。

如果我们临阵退缩,连不参与撒谎都不敢做,那么我们就是没有价值和没有希望的。普希金的讽刺用在我们头上正合适:

“为什么要给畜牲自由?”

“它们一代代的命运就是套上枷锁,接受鞭挞。”

原载 1974年2月18日《华盛顿邮报》,A26版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档案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1918—2008),生于北高加索的基斯洛沃茨克市。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应征入伍,任大尉炮兵连长,两次立功受奖。 1962年11月,经赫鲁晓夫亲自批准,处女作《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在《新世界》杂志上刊出。

1968年完成《第一圈》及《癌症楼》,在西欧发表。1969年被开除出苏联作家协会。197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1973年12月,在巴黎出版了《古拉格群岛》。1974年2月12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宣布剥夺他的苏联国籍,把他驱逐出境。

1989年,苏联作协书记处接受《新世界》杂志社和苏联作家出版社的倡议,撤销作协书记处于1969年11月5日批准的把索尔仁尼琴开除出苏联作协的“不公正的、与社会主义民主原则相抵触的决定 ”。

1994年,应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邀请,回到了俄罗斯。2007年,接受了普京亲自颁发的国家级奖章。2008年8月3日深夜,索尔仁尼琴由于心力衰竭在莫斯科逝世,享年89岁。

相关阅读
  • 索尔仁尼琴谈中囯 争议漩涡中的索尔仁尼琴一生

    索尔仁尼琴谈中囯 争议漩涡中的索尔仁尼琴一生

    2019-02-17

    几乎一辈子处于争议漩涡中的俄罗斯大作家、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8月3日在莫斯科去世,走完了89年的多舛人生。然而,在哀悼与致敬的此时,人们发现,对他盖棺论定仍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围绕着他的作品,他这个人。

  • 索尔仁尼琴作文素材 忏悔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

    索尔仁尼琴作文素材 忏悔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

    2019-02-17

    索尔仁尼琴的前半生是一场拙劣的肃剧,后半生则是一出深刻的谐剧。当这位诺贝尔文学家获得者果然担当得起quot;永远的持不同政见者quot;这一名号的时候,自由派知识分子突然既不自由也不宽容,更容不下他的不同政见,甚至群起攻击、辱骂起索氏的人格来。也许正因此,索氏晚年的种种忏悔才格外值得我们认真阅读。索尔仁尼琴成名于苏联赫鲁晓夫时期。

  • 索尔仁尼琴语录 索尔仁尼琴经典语录 俄罗斯的良心

    索尔仁尼琴语录 索尔仁尼琴经典语录 俄罗斯的良心

    2019-02-17

    nbsp;亚历山大middot;索尔仁尼琴,俄罗斯作家,于1970年获得诺贝尔奖,被誉为quot;俄罗斯的良心quot;,下面为大家带来了索尔仁尼琴经典语录,欢迎大家欣赏。1、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

  • 索尔仁尼琴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作品集

    索尔仁尼琴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作品集

    2019-02-17

    quot;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但愿他们原谅我,没有看到一切,没有想起一切,没有猜到一切。quot;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的史诗般巨著《古拉格群岛》就是以这样沉痛的题辞开篇。1973年,索尔仁尼琴决定将这本书秘密送往西方发表,这成了苏联政治史研究的一个重要事件。可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