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楼和谁不检点 谭政和刘亚楼 刘亚楼生活作风

2018-12-15 - 刘亚楼

主要内容:刘亚楼和谁不检点,没有的事。刘亚楼的儿子在新疆150团生活过,具体工作是放羊,后来刘亚楼去世后就被接离新疆了,1964年8月,刘亚楼将军由罗马尼亚回国后,深感疲倦,体力不支。经医生检查方知:肝硬化已至晚期。毛泽东等中央领导闻之大惊,高级干部定期检查身体制度由此始也。

刘亚楼和谁不检点

1965年5月,付出了大量心血并做出了贡献。林彪能在东北取得全面的胜利和他手下有一个精干的参谋团体是分不开的,这都是刘亚楼的贡献。1949年1月应该是刘亚楼军事才华展现的最辉一页。谭政,罗瑞卿和主席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主席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主席那刘亚楼的大将估计是跑不掉的了。大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不是可能性很大,而是当然会。

刘亚楼和谁不检点

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 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刘亚楼为国家为军队提前支付了生命,他的英年早逝,使人民军队顿失栋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以及全国军民深切地感到巨大的损失和沉痛,按大将一档予以隆重悼念,而其规格之高,在将军里面可以说首屈一指。

于是,有人说,刘亚楼的后事简直可以同国葬相媲美。

书生投戎,陆战中身经百战,屡建奇功,堪称战神;白手起家建空军,“练成铁翼摧强敌”(陶铸诗),使新中国的翅膀日趋强硬,一跃成为世界第三空中强国。一个能在祖国蓝天白云间镂下鲜明个性和深深印迹的人,他的魂魄和气概也当存于蓝天白云间。白云绚烂,他亦绚烂;蓝天永恒,他亦永恒。军人至此,夫复何憾!

顶住张国焘的压力.坚决跟随毛泽东北上爬完雪山,横在眼前的是草海茫茫、方向莫辨的泽国。过草地前夕,7月30日,中革军委任命刘亚楼改任红一师师长,政委黄?,政治部主任谭政。饥饿,是草地行军对生命的最大威胁。红军经过的许多地方,找不到粮食,就吃青稞麦、碗豆菜、野草,凡是能见着的东西,如皮带、皮鞋、树皮都下肚了!

几十年后,老红军王永贵、刘化文这般说起过草地挨饿的情景:“有些人并没有死,他们的眼睛还睁着,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扶起,但他们义跌倒在沼泽地里,再怎么拉也拉不起来,饿的!”他们当时是三营战士,饿得头昏眼花,实在走不动了,就一屁股跌坐下来,一个念头同时在心底升起:走不出草地,革命就到此为止吧。

这时,刘亚楼来到他们面前,拿出自己节省下来的牛肉干,鼓励他们咬紧牙关坚定信心,战胜困难。牛肉干是刘亚楼率红二师在毛儿盖筹粮时分得的。

在川西北艰苦环境里,红二师为了完成军委和军团筹粮过草地的指示,付出了不小牺牲。当地的国民党反动武装在逃跑前,指示反动土司埋藏粮食隐蔽牛羊,恫吓藏民:凡为红军带路、给红军当通司(翻译)、卖粮给红军者,一律处死。这还不够,反动武装还不时袭击筹粮的红军。红二师参谋长李棠萼、红五团政委谢有勋、师部参谋汤宗盘等,便足在筹粮时遇袭牺牲的。

中央领导和红军友邻部队接过红二师送给的粮食和牛羊肉干时,备感珍惜,这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粮食呀!刘亚楼调离红二师时,和他结下了深情厚谊的陈光、杨成武等人又悄悄塞给他的警卫员不少干粮。可这些,儿乎都被刘亚楼分给了红一师的缺粮户。

僧多粥少,这些干粮“共产”完,刘亚楼也开始和大伙一样吞吃野草野菜了,肚皮瘪得贴住脊梁。警卫班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搞来小半桶青稞麦面稀粥,想着为首长改善生活。就在这时,部队被一条五六丈宽、七八尺深的河挡住了去路。

得知连架桥用的连接材料也没有,刘业楼命令工兵连砍树架桥。由于饥饿、疲劳、缺乏工具,一斧斧下去,像是“蚂蚁啃骨头”,原计划两个小时完成的任务,干了3个半小时还没有把树砍倒,瘦得像皮包骨的司务长没有砍上十几下,斧子就从手里滑落,人倒地不起。

连长冯志湘怀着内疚而沉重的心情,到师部汇报了司务长牺牲的事情和作业进度的情况。刘亚楼听罢,心情很沉重,指着警卫班长送来的那小半桶青稞麦面稀粥说:把它拿去,让战士们吃点儿。

冯志湘心里明白,大伙儿不吃点东西,砍树实在没力气。但他更明白,这是首长的饭,首长的身体很重要,不吃饭怎么行!于是他说:这饭还是首长吃,我们有办法。刘亚楼见他要走,一把拉住他,说:你给我拿去,这是任务!冯志湘再三推说,可怎么也说不过刘亚楼。

他真后悔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汇报情况,但后悔已来不及了。饭提了出去,不一会儿,警卫班长又把它提回来,说:师长,用不着这饭啦,工兵连已找着吃的了。刘亚楼一双眼睛凛若寒星,正视警卫班长:真的?警卫班长尽量装得不心虚:是。

刘亚楼拉过警卫班长的手:那好,你再把饭给我提着,我们一起去看。警卫班长暗暗叫苦,忙说:师长,你去也没用,同志们不吃你的饭。为什么?同志们都说首长工作重要,粮食更宝贵。

刘亚楼猛地打断他的话,怒气冲冲地说:我就知道是你在捣鬼!不关心同志,让他们都饿死,再大的首长还不是个光杆司令!警卫班长还想说什么,刘亚楼手指他的鼻尖,喝道:你不劝同志们分吃完,老子就毙了你!警卫班长从未见首长发这么大的火,吓坏了,泪流满面地提着麦面粥,快步来到架桥地点劝吃。

战士们听罢粥的来历,一个个默不作声,但凭一勺半勺的粥分到自己的碗盆里。人是铁饭是钢,吃点东西,力气又来了,手中的斧子有节奏地呼呼响着,大树很快就横卧在河面上,一座独木桥终于架成了。刘亚楼有一匹马,长征路上,几乎都用来驮病号。

踏上草地后,病号越来越多,而牲口越来越少,他更是放弃了骑马,把马给体弱者轮着骑。马夫小王不高兴了,说:师长,你的身体很重要,我要对首长负责呀!刘亚楼开导他:我的小同志,打仗要靠每个战士,他们垮了,我一个人能消灭敌人吗?有的重病号,孱弱得连马都骑不住,刘亚楼便组织指战员背和抬。

他亲自背过一位奄奄一息的病号,直到对方牺牲在他背上。经过七天七夜泥里水里、忍饥受寒的艰苦行军,魔鬼般的水草地终于被抛在了身后。班佑,这个只有20来问牛屎房的小村庄,以坚实土地上的房舍炊烟,向红军张开了双臂。

刘亚楼率红一师走出草地后,9月初向俄界进发,为全军探明道路。他从耿飚前卫团侦察报告中得知,俄界也是个藏民聚集地,乃主动进城拜会杨姓土司,向他解释红军的性质,并赠送一些枪支弹药。杨土司对刘亚楼和红军深怀好感,主动打开城门相迎,回赠一批粮食。

刘亚楼迅速把俄界一带情况向军委和军团首长发报,红军右路军先后直抵俄界。稍作休整,正待继续北一上,忽接在俄界待命的指示。大家都很纳闷,后来才知指挥左路军行动的张国焘在耍阴谋。

部队谣言四起,在这以前,他们就风闻张国焘要没收中央纵队的驳壳枪,义听说张国焘攻击谩骂中央“逃跑”,煽动部队“不要跟戴小帽子的人走”(红一方面军所戴军帽沿较小)等等,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如今张国焘擅自率左路军南下,公开进行分裂活动,大家更是义愤填膺。

红一师指战员心中漫延着许多不稳定的情绪,刘亚楼虽也气愤,但他嘱咐部队遵守纪律,不要随便议论,说:我们是由中央根据地来的,要坚决跟着党中央、毛主席走!9月12日,毛泽东和党中央摆脱危险,到达俄界,立即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谴责张国焘的分裂行为。

会后,党中央率领红军继续北上,刘亚楼挥师参加了攻打北上通道天险腊子口的战斗。进占甘肃省的小镇哈达铺后,党中央在关帝庙前的院子里召集团以上干部开会。毛泽东在会上作政治报告,当时不少人情绪很不好,同乡同事交头接耳地说起这个在打什么地方负伤了,那个在什么时候牺牲了,从中央苏区出发时有8万多人,现在仅剩万把人,确有些悲观。

毛泽东是辩证唯物主义者,不回避红军队伍中的悲观情绪,他说:现在我们只有一万多人,是少了点,但也用不着悲观嘛,比起1929年红四军下井冈山,我们多了好几倍。我们都是些什么佯的人啊?我们是经过锻炼的,不论是政治上、军事上,还是体力上,一可以当十,十可以当百。

我相信,经过久经战斗考验和艰难险阻考验的红军指战员,一定能战胜危险,达到胜利的目的!这鼓舞人心的话引来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会场空气一下子由沉闷而活跃。为了适应新的形势,中央决定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兼政委。

陕甘支队下编三个纵队。刘亚楼没想到毛泽东会宣布自己任第二纵队副司令员,一些老资格的领导人还在自己之下,心感不安,会后专门找到了毛泽东。毛泽东笑着说:你刘亚楼一路敢打敢冲,战功卓著嘛!

二纵队组建伊始,就碰到一系列难题。部队在哈达铺只休息了两天,干部战士的体力尚未得到恢复,又得向陕北进军。掉队人员一路不断,个别领导认为掉队与情绪不振有关,有叛变投敌嫌疑,加上指战员中发生了偶尔违反群众纪律、偷吃群众东西的现象,遂被认为这是对革命丧失信心的表现,因而提出要在三军团整顿纪律和加强审查,问题严重者要予以处死。

担任二纵队军事裁判所所长的黄克诚(红三军团原师政委,后团政委),不肯执行死刑命令,该领导便撤销了他的职务,还组织批斗,并指责三军团有“本位主义”、“山头主义”。

如此这般,使矛盾进一步激化。有人向中央反映,说二纵队的问题,是彭雪枫与刘亚楼、罗瑞卿矛盾的结果,而且还牵扯到中央领导人。彭雪枫和毛泽东争论时,双方都气急地拍了桌子。

毛泽东冷静下来后,找来刘亚楼、罗瑞卿谈话,指出上述关于二纵队矛盾起因的说法不够准确,双方都有责任,但问题出现了,就不容忽视,因为它涉及一、三军团的团结问题。听毛泽东这么一说,刘亚楼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和罗瑞卿表示一定妥善处理,从自身做起,与彭雪枫搞好关系,对一军团去的干部严字当头。

随后,刘亚楼和罗瑞卿等人对二纵队的情况作了全面摸排,对部队发生的杀人、批斗、处理干部及人员失踪等问题的原因及指战员的思想状态,有了较准确的了解。

在中央苏区就反对“肃反”的刘亚楼说:我们英勇的红军战上,忍受着缺粮少药、饥饿寒冷和疾病的昔痛,爬雪山过草地下来,牺牲了很多同志,活着的也都被拖得精疲力竭,有人还想分裂红军,一些同志对此种种有情绪,发点牢骚,情有可原,我们做领导的要设法与他们沟通好。至于偶然违犯群众纪律现象,这固然有错,但仍应以教育为主,不能作为敌我矛盾批斗处理,更不能杀人。

眼下我们面临的情况还很困难,我认为不宜马上进行整顿纪律和审查干部。刘亚楼的话,得到了广大指战员的拥护,从红一军团来的那位领导也被说服了。于是,争论平息,部队达成团结和谐。刘亚楼和第二纵队在毛泽东和中革军委的直接领导下,翻越六盘山,向北疾进到陕北保安县吴起镇后,宁夏二马(马鸿逵、马鸿宾)和毛炳文的骑兵紧追而来。

毛泽东认为,让敌人的骑兵一直跟进陕北,对今后不利。他给刘亚楼等将领交代任务:必须砍掉这条尾巴!

10月21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刘亚楼率二纵队为左翼,林彪率一纵队在正面,向正迂回吴起镇西北部的2000多敌骑兵出击。由于战术得法,指挥有方,不到2小时就取得了中央红军长征最后一仗的胜利。P15-P19

主要内容:刘亚楼和谁不检点,没有的事。刘亚楼的儿子在新疆150团生活过,具体工作是放羊,后来刘亚楼去世后就被接离新疆了,1964年8月,刘亚楼将军由罗马尼亚回国后,深感疲倦,体力不支。经医生检查方知:肝硬化已至晚期。毛泽东等中央领导闻之大惊,高级干部定期检查身体制度由此始也。

1965年5月,付出了大量心血并做出了贡献。林彪能在东北取得全面的胜利和他手下有一个精干的参谋团体是分不开的,这都是刘亚楼的贡献。1949年1月应该是刘亚楼军事才华展现的最辉一页。谭政,罗瑞卿和主席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主席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主席那刘亚楼的大将估计是跑不掉的了。大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不是可能性很大,而是当然会。

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 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刘亚楼为国家为军队提前支付了生命,他的英年早逝,使人民军队顿失栋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以及全国军民深切地感到巨大的损失和沉痛,按大将一档予以隆重悼念,而其规格之高,在将军里面可以说首屈一指。

于是,有人说,刘亚楼的后事简直可以同国葬相媲美。

书生投戎,陆战中身经百战,屡建奇功,堪称战神;白手起家建空军,“练成铁翼摧强敌”(陶铸诗),使新中国的翅膀日趋强硬,一跃成为世界第三空中强国。一个能在祖国蓝天白云间镂下鲜明个性和深深印迹的人,他的魂魄和气概也当存于蓝天白云间。白云绚烂,他亦绚烂;蓝天永恒,他亦永恒。军人至此,夫复何憾!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产生,由***、朱德、***、林彪、刘伯承、***、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元帅军衔是由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林彪的这封信是写给***的,大意是建议在授军衔时考虑井岗山对中国革命的重大意义,其实质就是增加些井岗山上下来的在中的人口当然没好意思直说是要给刘亚楼授而从授衔的结果看,和井岗山拉的上边的有六七人之多,可惜刘亚楼最终未能入选

有熟悉军史的朋友参见上将排名可以发现刘亚楼在上将中的排名也不十分靠前,萧克,王震都在刘亚楼的前面,由此可能推出刘亚楼当本来就无望,但实际上把中的一些位如罗瑞卿,许光达,黄克诚,论资历,战功,下放到上将中也排不到前几名去,因此谁当,谁不当很有些复杂性的

我之所以说刘亚楼当有希望的是基于授衔后的变化1956年11月,决定增补黄克诚(国防部副部长兼秘书长)、粟裕(总参谋长)、陈赓(副总参谋长)、谭政(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12月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劲光(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王树声(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许光达(装甲兵司令员)7位和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兼总干部部副部长)、刘亚楼(空军司令员)、洪学智(总后勤部部长)3位上将为委员

由此可见,前一任的军委委员全是元帅,这次增补十位基本是按衔的,三位没能入选的多是因平衡派系和照顾老弱病残给照顾进去的,单以刘亚楼的,解放时四野参谋长,和解放后空军司令员的职务授有希望的,虽然比较起来刘的资历可能差些,但比起许光达的突击提拔好些的

中论战功头一号粟裕肯定是当然人选,论党龄要算陈庚最长而他本人又是北伐名将,黄克诚是当时的军委秘书长井岗红旗下的蛋,张云逸当过新四军的参谋长而当时粟裕不过是个支队长,王树声当过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许光达是洪湖苏区的代表,又是装甲兵司令,徐海东算是鄂豫皖苏区的代表,萧劲光是海军司令员也是井岗山上下来的,谭政是党在军队的政工方面的旗帜,***坚持在里要保的,最后罗瑞卿这个大内保镖是***钦点的***部长,虽然听说当时评议时阻力不小可在***力保下通过了这样看来十位是一个都不能少

从结果上看,许光达,萧劲光这俩兵种司令可都是如果***不坚持在中设政工干部的化,或者不提名罗瑞卿入选的化,以刘亚楼当时的职务有一定希望的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挤掉了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的呢,刨除山头因素,让我们在井岗山头内的两个来比较下

虽然刘亚楼的是1929年才入的党,但和罗瑞卿的1928年也相差不远解放战争时罗瑞卿的晋察冀政委和刘亚楼的四野参谋长比也没啥优势,解放后一个***部长,一个空军司令,可以说平起平坐,但单以军队内部来论可能空军这个兵种司令更有说服力

其实刘亚楼在红军时期也是师级干部,可惜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有些空白,但必竟在东野时刘亚楼的参谋长要高于谭政的政治部主人,“林罗刘谭”解放战争中刘亚楼压了谭政几年,战争时期重武轻文,和平时期重文轻武,政治挂帅,刘亚楼最后授衔时被谭政压过了一颗星

最后就得看看领袖好恶了,谭政,罗瑞卿和***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那刘亚楼的估计是跑不掉的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将堆里也高不出一头来说来能评上一是和当时职务有关,二是照顾下山头资历,最后***怎么划圈拍板,心中所向只怕也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不然以萧克当年红军军团长之尊,曾和***平起平坐过,当个上将有点委曲了

向好友推荐本贴:

     标题:《历史研究 1955年授衔内幕:刘亚楼上将争大将失败的背后》

相关阅读
  • 刘亚楼与许世友谁官大 林彪乘妻子怀孕暗追孙维世 与刘亚楼是情敌

    刘亚楼与许世友谁官大 林彪乘妻子怀孕暗追孙维世 与刘亚楼是情敌

    2018-12-15

    核心提示:任弼时同志回国后,共产国际中国党代表曾暂时由林彪接任。但林身体不好,所以组织上决定他只管大事,不管小事。他就住到共产国际宿舍quot;留克斯quot;来。他妻子张梅正在生孩子。林彪经常到我和维世住的红色救济会大楼来。我不以为奇,把他当作一位领导同志兼长辈。不料这时他却在追求孙维世。追求维世的还有别人,如刘亚楼同志就是一个。

  • 中央谁是刘亚楼的孙子 刘亚楼一生为何只佩服林彪

    中央谁是刘亚楼的孙子 刘亚楼一生为何只佩服林彪

    2018-12-15

    导语:刘亚楼佩服林彪,他经常找林彪交谈。1939年苏联和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刘亚楼说德国不会侵略苏联。林彪说,这是德国准备好,一旦他准备好了,一定要打苏联。刘亚楼将军,福建武平县湘店大洋泉村人,建国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空军司令。将军潇洒英俊,性烈如火,人称“雷公爷”。故空军流行口头禅曰:“苦不怕,死不怕。

  • 刘亚楼的孙子 刘亚楼的第十四兵团传奇

    刘亚楼的孙子 刘亚楼的第十四兵团传奇

    2018-12-15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是我军兵团方阵中建制存在时间最短的一个,才3个月,兵团部就奉命改建空军领导机关。更为特殊的是,这个兵团所属的3个军历经沧桑,竟都完整保留到现在。可谓天上地下,各建奇功。兵团组建194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发布《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对于野战军下辖兵团。

  • 中央谁是刘亚楼的孙子 刘亚楼一生为何只佩服林彪

    中央谁是刘亚楼的孙子 刘亚楼一生为何只佩服林彪

    2018-12-15

    导语:刘亚楼佩服林彪,他经常找林彪交谈。1939年苏联和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刘亚楼说德国不会侵略苏联。林彪说,这是德国准备好,一旦他准备好了,一定要打苏联。刘亚楼将军,福建武平县湘店大洋泉村人,建国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空军司令。将军潇洒英俊,性烈如火,人称“雷公爷”。故空军流行口头禅曰:“苦不怕,死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