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2019-07-15 - 福斯特

东方早报10月26日报道如果说欧美乐坛有谁拥有点石成金的手指,那首选的就是加拿大音乐人大卫·福斯特(David Foster)。这位身兼制作人、词曲作者、指挥家、歌手等多重身份的教父级人物,栽培的天王天后有席琳·迪翁、麦可·布雷、乔什·格罗班、夏芮丝等,还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歌手们制作音乐,如迈克·杰克逊、玛利亚·凯莉、惠特尼·休斯顿、麦当娜等。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迄今为止,一向青睐“老人”的格莱美已给他16座奖杯和47次提名,他还是财力雄厚的神韵音乐出版集团现任总裁。

大卫·福斯特纵横欧美流行乐坛40余年,一直是写情歌的高手。《我发誓》、《我将永远爱你》、《因为你爱过我》、《我一无所有》、《如果你现在离开我》、《每当我闭上眼》曾唱遍美国各个角落,而席琳·迪翁、夏卡·康、惠特尼·休斯顿等人的演绎更为这些歌曲注入了灵魂,从某种程度上说造就了欧美乐坛的黄金时代。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福斯特以流行组合Skylark的键盘手身份出道,乐队《野花》曾闯入1973年流行榜单前十位。之后,他与杰·格雷登合组乐队Airplay,乐队同名专辑被认为是西海岸成人抒情摇滚(AOR)类最重要的作品。他还曾与华纳兄弟签约成立“143 Records”厂牌,并为可儿家族、麦可·布雷等出版具有争议的唱片,并被《滚石》杂志称为“制造爆炸式粗劣流行制品的大师”。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转机出现在1985年。福斯特为影片《七个毕业生》写的主题曲《圣艾尔莫之火》登上公告牌第一的宝座。此后,他又创作了不少电影原声,如影片《保镖》的主题曲《我一无所有》,获得格莱美奖提名。他为芭芭拉· 史翠珊制作了百老汇音乐剧《梦想女孩》原声大碟。

福斯特真石漆 欧美流行音乐教父大卫·福斯特谈点石成金

11月13日,大卫·福斯特将带着夏卡·康、娃娃脸、彼得·赛特拉、海莉·威斯特拉5位朋友来沪巡演。日前,早报记者越洋电话采访了这位乐坛“大佬”,听他说“点石成金”的故事。

“挖掘新人是兴趣所在”

东方早报:你拥有点石成金的手指,多年来打造巨星、发掘新人,哪个才是你真感兴趣的?

福斯特: 我通常不会很刻意去发现下一个超级巨星,通常都是超级巨星来找我。尽管我现在的新职务是神韵唱片的总裁,但我依然在做音乐,依然致力于发掘有才华的音乐人,这才是我的兴趣所在。

其实,我对自己有些不满,没能早一点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自己应该花更多的心思在发掘有潜力的新人上面。发现席琳·迪翁、麦可·布雷、乔什·格罗班等人,让我快乐至今,所以这几年我要继续挖掘新人。

东方早报: 你怎么判断一个人是否有潜力?

福斯特:能引起我关注的首要因素是这个音乐人是否具有成为好歌手的潜质。目前的市场,并不是一定要唱功非凡才能得到一纸合约。在行业内,很多歌手如小甜甜布兰妮,唱功不见得最好,但是他们有很好的市场定位。当然,对于我来说,首要条件是一定要有极好的唱功。

我还会有一些我注重的点,比如在过去的12年里我开始关注歌手本身。我会想知道他(她)是什么样的人,家庭状况怎样。很多事情听上去似乎无关紧要,却会对他们的演唱生涯有影响。试想,当你去签一个14岁的艺人时,很多家庭因素会在半路杀出,可能造成很多东西付诸东流。

“我喜欢每一位和我合作的艺人”

东方早报: 你培养了具有国际气质的菲律宾女歌手夏芮丝,近期还有意和其他亚洲艺人合作吗?

福斯特: 当时是有3个人在一天之内给我邮件,让我看夏芮丝在YouTube上的视频,但她并不是第一个与我合作的亚洲艺人。我还和谭盾以及日本Taro合作过。我一直有一种感觉:下一个超级巨星将会出现在亚洲,就像现在流行的《江南style》中的鸟叔红遍全球。这和人口也有关系,在巨大的人口基数下,出现流行巨星非常符合情理。

东方早报:与你合作过的超级巨星中你最喜欢谁?

福斯特: 以前我有一个很喜欢的合作对象是爱丽丝·库伯,我们一起经历了一段最棒的工作时光。3年前,我为席尔做了一张灵歌专辑并获得巨大成功,那段时间也很难忘,在录音棚的每一天都是很有趣的。席尔是一个特殊的人,他比我还要前卫。

开始我担心我们的合作是否会顺利,最后我们做出了一张很棒的专辑《Soul One》。最初合作时我问席尔:“作为你的制作人,我够前卫吗?”他回答:“你只要做你想做的就可以了,我来负责前卫的部分。”这句话让我放松下来,最后我们的专辑销售了300万张。

我想说,我几乎喜欢每一位和我工作过的艺人,我很少有不喜欢的艺人。当然,这个不喜欢的人是存在的,不过我永远不会告诉你他(她)是谁。哈哈!

“期待上海观众站起来跟着我们唱”

东方早报:你的音乐经历并非一帆风顺,比如上世纪80年代末你曾有几年没有产品,之前的两个乐队Skylark与Atittude都不太成功,你是如何走出困境的?

福斯特: 我给学生讲课时说,当你刻意想成为一个著名制作人时,你永远不会一帆风顺。我起步时曾是乐队成员,但乐队较难发展,所以我就很想成为录音棚歌手,并慢慢地朝那个方向发展。在我当录音棚歌手时,我常会留意制作人在做什么、想什么。我注意观察和倾听并尽我所能帮助我的制作人。这段时间里,我也曾做过录音室钢琴手,这对我是很好的锻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