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仁尼琴是好是坏 如何评价索尔仁尼琴?

2019-02-17 - 索尔仁尼琴

其实索尔仁尼琴很对八十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中年人的胃口。一个自由主义同时疯狂涌入中俄的年代,让索尔仁尼琴和很多中国中年人除了国籍不同,剩余几乎完全一样。

简要的说,索尔仁尼琴“不要苏联,也不要西方,要沙俄和东正教”,而对比一下,很多中国中年人的想法是“不要前三十年,不要西方,要中国传统文化”。

索尔仁尼琴是好是坏

一些“公知”是反民族主义的,经常以“国际主义”角度出发,并反对本国的民族主义。在反左方面,索尔仁尼琴会和他们达成一致。不过索尔仁尼琴显然这种人并不一样,在索眼里,这些公知估计全都是卖国贼。

索尔仁尼琴是好是坏

索尔仁尼琴在苏联时期,痛斥红色的意识形态。而苏联倒下后,面对一片狼藉的叶利钦时代,对俄罗斯民族的衰败很是悲愤。对于西方,尽管得到了诺贝尔奖,但是他并没有喜欢西方,西方肯定他和他的反苏有关,但是他和西方反苏的角度根本就不一样。西方在他的眼里,还是异族,是泛滥不堪的自由主义,是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他怀念沙俄,怀念“东正教下的俄罗斯”,而普京的所作所为确实比较对他的胃口。

索尔仁尼琴是好是坏

对比呢?

同样是一个红色意识形态褪去的时期,同样是一个意识形态交接时的混乱时期,同样是一个西方势力颐指气使的时期(俄罗斯有休克疗法,有车臣战争。我们有银河号,有大使馆事件)。

所以你看,中国的中年人讨厌前三十年,鼓吹早已经作古的民国甚至是明朝(清朝与民族主义立场相违背)--因为(至少他们认为)那是一个“传统”留存的年代。而对于西方,他们也不过是“洋鬼子,异族”罢了。西方的确先进,但是从内心里,还是想有对面的生活水平,却不喜欢那些人。

索尔仁尼琴是好是坏

至于西方的同性恋,自我文化...那都是西方自由主义的毒草,要不得。至于社会风气,西方那种“金钱腐蚀的资本主义社会”更是不行。要的是中国的“传统”,本土宗教,伦理纲常,周易,风水,国学...

其实换句话说,中国的钱穆的政治观念,和索尔仁尼琴最像。

所以想一想,很多现实,确实能理解了--可以说这些中年人正是目前社会的中坚力量和主要发声力量,所以说和思维并不一致的年轻一代同时有着影响和冲突。

相关阅读
  • 对话索尔仁尼琴 梁文道 |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对话索尔仁尼琴 梁文道 |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2019-02-17

    他隐居于美国佛尔蒙州郊野,一个冷得最像俄罗斯的地方。足不出户,拒接电话,住在一个类似传统俄罗斯乡间小别墅的田舍里。他不说英语,他要躲在这里为俄罗斯招魂。众所周知,他痛恨苏维埃体制;但又不像许多从苏联流亡出来的学者与作家那样,把病因追溯至沙皇的恐怖专制与俄罗斯的文化传统。他以为一切错误都是共产主义造成的。

  • 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 【名著选读】俄罗斯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

    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 【名著选读】俄罗斯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

    2019-02-17

    这个神秘的群岛人们是怎样进去的呢?到那里,时时刻刻有飞机飞去,船舶开去,火车隆隆驶去可是它们上面却没有标明目的地的字样。售票员也好,苏联旅行社和国际旅行社的经理人员也好,如果你向他们询问到那里去的票子,他们会感到惊异。无论整个群岛,还是其无数岛屿中的任何一个,他们都毫无所知,毫无所闻。那些去管理群岛的通过内务部的学校进入那里。

  •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说谎 东正教神父谈索尔仁尼琴的最终忏悔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说谎 东正教神父谈索尔仁尼琴的最终忏悔

    2019-02-17

    东正教神父谈索尔仁尼琴的最终忏悔译朱东法、郭凤丽译者分系莫斯科大学世界政治系研究生、喀山联邦大学语言系交换生译者按索尔仁尼琴作为俄罗斯文化政治史中一座绕不过的高山一直以其云雾缭绕般的神秘和复杂让评论家们难下断语,我国关于索氏的研究中经常提及苏联解体后索氏返回俄罗斯,看到满目疮痍的祖国后充满忏悔之情。

  • 索尔仁尼琴的最后悲剧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索尔仁尼琴的最后悲剧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2019-02-17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流亡在瑞士苏黎世音乐与美文的跨界混搭,你有调,我有谱。在索尔仁尼琴的一生中,俄罗斯是他唯一的牵念,创作的唯一动力。他的作品题材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国家最有争议的一段历史苏联。在索尔仁尼琴的诺贝尔奖获奖致辞中,他写道,“我们都会死去,而文学不朽。”无论世界如何对他盖棺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