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仁尼琴作文素材 忏悔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

2019-02-17 - 索尔仁尼琴

索尔仁尼琴的前半生是一场拙劣的肃剧,后半生则是一出深刻的谐剧。当这位诺贝尔文学家获得者果然担当得起"永远的持不同政见者"这一名号的时候,自由派知识分子突然既不自由也不宽容,更容不下他的不同政见,甚至群起攻击、辱骂起索氏的人格来。也许正因此,索氏晚年的种种忏悔才格外值得我们认真阅读。

索尔仁尼琴作文素材

索尔仁尼琴成名于苏联赫鲁晓夫时期,197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来被苏联驱逐,作品也在苏联被禁。此后,索尔仁尼琴长期居住于美国。可以说,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索尔仁尼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后,他在全世界声誉卓著,如日中天,那时候,索尔仁尼琴是右派自由主义分子的旗帜和标杆。

索尔仁尼琴作文素材

因为,索尔仁尼琴通过对苏联劳改营的描述,狠狠地打了全世界左派的一个耳光。索尔仁尼琴的劳改营文学,为自己树立了反抗暴政、追求自由的形象,被誉为"显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和良知"。

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给予索尔仁尼琴很高的荣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一些评论家,尤其是左派人士,把索尔仁尼琴认定为西方政治的产物,以否定他的价值。

索尔仁尼琴作文素材

对此,右派人士虽然也肯定索尔仁尼琴的文学价值,但是,同样不否认他的政治色彩。2008年,90岁的索尔仁尼琴在俄罗斯逝世,一些右派的评论,依然没有脱开政治,例如将索氏冠以"永远的持不同政见者"等等。

但是,当索氏于1994年离开美国,回到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世界主流媒体对于索氏晚年的声誉和评价,远不如当初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后的那段时间。对于索氏的晚年,更多的评价词语是"充满争议"、"极富争议"之类。

为什么?索氏当年抽了左派一个大耳光,右派们欢呼雀跃,把索氏抬到很高的地位。结果,等索尔仁尼琴到了美国,居然腾出手来,又抽了右派一个大耳光。1978年,索氏已经定居于美国。当年,他在美国哈佛大学的一次演讲中,猛烈批评西方社会的功利主义和自由主义。

此后,索氏还多次批评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并认为西方民主不适合俄罗斯等。因此,左派、右派对于索尔仁尼琴都有严厉的批评,有人说他是反复无常的怪人、易怒者、专制主义者。还有人说,索氏因为在监狱呆了太长时间,性格已经扭曲,精神已经不正常,已经疯了,等等。

更为重要的是,他对于当年他曾经深深加以指责和批判的、早已不复存在的苏联及斯大林的态度,又来了一次重大转变。当他看到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一切,他在临去世前一年说了这样的话:也可能我是错的。苏联剧变后,一直在诋毁前苏联的索尔仁尼琴发出深深的忏悔。

1994年,索尔仁尼琴以一个流亡者的身份,怀着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拖着76岁老人疲惫的身躯,在远东登岸,坐火车向西横穿全俄,回到他阔别整整20年的俄罗斯故土。看到物是人非、满目疮痍、人民极度贫困的祖国悲剧般现状,令他的政治雄心折损大半,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对苏联时代的看法。

他内心开始忏悔,在他心中对曾经一度强大的祖国充满着无尽的惋惜:"是我害了俄罗斯祖国。"在1996年发表的小说《在转折关头》中,他肯定斯大林是伟大人物,赞扬斯大林发动了"伟大的向未来的奔跑"。

这说明他的内心在忏悔,在他心中对曾经一度强大的祖国的解体,充满了无尽的惋惜。2005年6月媒体采访时,他公开指责俄罗斯政治现状,同时,强烈批评美国社会虚伪的民主,打着民主旗号,推行强权的做法。

在《倾塌的俄罗斯》一书中,索尔仁尼琴几乎是仰天长叹。索尔仁尼琴以反斯大林主义的小说《古拉格群岛》而著称,是反苏维埃制度最著名的斗士,但他在苏联解体后认识到自己反对斯大林和苏共是绝大错误。

面对俄罗斯正沦为西方附庸的现实(即使在普京时代,俄罗斯的所谓经济复苏也是靠出卖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与沙皇时代的俄国和当今世界的绝大多数落后国家没有什么两样),他痛苦悲哀地说:"今日的俄罗斯已经彻底丧失了斯大林曾经赋予这个国家的冲劲与斗志!"

在冷战时代,索尔仁尼琴和他的作品从头至尾实际上都是在被利用,而强烈的民族心又使他一步步地走向忏悔,这是虔诚教徒宗教思想的回归,也是他心灵的最后归宿。 这是索尔仁尼琴作为一个作家的悲剧,因为特定的时期、复杂的矛盾,迫使作家把写作作为政治活动的手段,并以此铺就了自己坎坷的人生道路。

2005年,俄罗斯《旗》杂志第一副主编伊凡诺娃说:"他其实应该在奥林匹斯山上呆着,别什么都干预;这是他应有的角色。可他却干预,于是毁了自己的一切,连同他的名誉。"她的这番话道出了索尔仁尼琴的性格和他最后的悲剧命运。

今日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们正在扮演索尔仁尼琴的角色。无论他们出于何种目的,实际上他们的所作所为,只能将中华民族重新拖向深渊。最近二十多年来,某些受西方影响的知识分子们(他们并不代表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恶毒攻击毛泽东,企图将中国重新拉回半殖民地的老路,使中国脱离向世界现代化强国冲刺的道路,沦为西方帝国主义的低级加工厂。

他们涣散了中国的人心,削弱了中国人的斗志。他们就象苏联的索尔仁尼琴,唯一的区别只是,他们既输文采,又缺乏一颗知识分子本应当有的独立思考的心。

相关阅读
  • 索尔仁尼琴存在主义 索尔仁尼琴——一个“叛国者”的文学之路

    索尔仁尼琴存在主义 索尔仁尼琴——一个“叛国者”的文学之路

    2019-02-17

    亚历山大middot;伊萨耶维奇middot;索尔仁尼琴,台湾译作索忍尼辛,港澳译作索赞尼辛(俄语:,拉丁化:AleksandrIsayevichSolzhenitsyn;1918年12月11日2008年8月3日1),苏联mdash。

  •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苏联剧变后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苏联剧变后索尔仁尼琴的“忏悔”

    2019-02-17

    作家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集文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等多种角色功能于一身,被俄罗斯人民誉为“民族的良心”和“文化的主教”,可我们翻开俄罗斯文学历史画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却未曾谋面这位俄罗斯唯一活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最近几年的文学史当中开始出现这位作家、学者的名字。

  • 对话索尔仁尼琴 梁文道 |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对话索尔仁尼琴 梁文道 | 索尔仁尼琴的晚年悲剧何在?

    2019-02-17

    他隐居于美国佛尔蒙州郊野,一个冷得最像俄罗斯的地方。足不出户,拒接电话,住在一个类似传统俄罗斯乡间小别墅的田舍里。他不说英语,他要躲在这里为俄罗斯招魂。众所周知,他痛恨苏维埃体制;但又不像许多从苏联流亡出来的学者与作家那样,把病因追溯至沙皇的恐怖专制与俄罗斯的文化传统。他以为一切错误都是共产主义造成的。

  • 索尔仁尼琴谈中囯 争议漩涡中的索尔仁尼琴一生

    索尔仁尼琴谈中囯 争议漩涡中的索尔仁尼琴一生

    2019-02-17

    几乎一辈子处于争议漩涡中的俄罗斯大作家、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8月3日在莫斯科去世,走完了89年的多舛人生。然而,在哀悼与致敬的此时,人们发现,对他盖棺论定仍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围绕着他的作品,他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