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都老板陈发树 南方人物周刊:被低估的新华都董事长陈发树

2018-12-07 - 陈发树

所聘总裁唐骏深陷"学历门"事件,旗下最大一块资产紫金矿业又遭遇"污染门"风波,49岁的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最近有点烦

特约撰稿 东方愚

所聘总裁唐骏深陷"学历门"事件,旗下最大一块资产紫金矿业又遭遇"污染门"风波,49岁的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紫金矿业第二大股东)最近有点烦。他是2009年胡润百富榜上的福建首富(第15名,资产250亿元),也是中国内地的"矿产首富",但如今已是大打折扣。

新华都老板陈发树

有人说陈发树会炒掉唐骏,也有人说陈发树会因紫金矿业股价相比年初几乎打了半价而心急如焚。这些都是想当然的推测而已——我们高估了唐骏和紫金矿业在陈发树棋局中的地位,而低估了陈发树的冷静和智商。

从1995年开出第一家百货公司,到15年后的今天成为涉猎百货、矿产、旅游、IT、医药、啤酒、地产、酒店等诸多行业的民企集团掌门人,陈发树似乎总能否极泰来,柳暗花明。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四大金钢"

1982年,20岁出头的陈发树从林场向厦门倒卖木材,5年后攒下第一桶金。之后他买了一辆三轮摩托,和陈晋江等几个弟弟(陈发树有3个哥哥和4个弟弟)一起为一家小百货店拉货,1988年将之盘下,开始了自己百货食杂零售业的生涯。

一直到1995年,陈发树的生意才有起色,他从厦门来到福州,在最为热闹的东街口商业区开了一家名为华都的百货公司。两年后华都集团成立,年底设立股份公司,注册资本1.06亿元,陈发树持股71%。这一年,他36岁。

1998年,陈发树与弟弟陈晋江分家,成立新华都集团。2000年入股紫金矿业前夕,新华都注册资本1.39亿元,陈发树持股73%。

新华都向漳州、泉州、厦门等地扩张,是从2003年开始的,当时紫金矿业的利润已逐年提高,为其扩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现在新华都集团里,除陈发树外,陈家兄弟还有3人,弟弟陈志程(真名是陈志腾)是新华都百货零售业务(即新华都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弟弟陈志勇是泉州和漳州等地新华都百货业务的负责人,哥哥陈云岘是新华都工程的负责人。

不过,陈发树的几个兄弟,甚至后来聘请来的"打工皇帝"唐骏,在整个家族产业里的职位只具有象征意义,集团战略和具体业务由职业经理人"四大金钢"唐骏、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等来掌舵。

在这方面,陈发树展现了过人之处,这也是他有今日成就的根本原因。如果说中国早期民营企业家身上都带有某种幸运元素的话,那么陈发树便是其中能将幸运保持下来的一小部分人之一。他的秘诀是,以职业经理人取代家族成员执掌旗下产业,用投资回报推动主业快速扩张。

周文贵是被陈发树从沃尔玛挖来的经理人,现在任新华都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当被笔者问及执掌新华都主业的感受时,周文贵称:"我并不是陈家人,但得到了陈发树的充分授权,这是最令我欣慰的。"新华都百货和零售业务去年净利润近7000万元;截至2010年7月19日,其市值为27.5亿元。

一鸣惊人

2000年9月初,已届"不惑"之年的陈发树面临着创业以来最大的一道坎——他被福建省政府推进了被认为是夕阳产业的矿业"火坑"里。彼时福建上杭县国企紫金矿业改制,向民营企业敞开大门,其董事长陈景河带队到香港、深圳等地招商,最后无果而终,"人家对我们不感兴趣啊"。最终福建省政府出面,给新华都、恒兴实业等省内知名民营企业"打招呼",两家企业的掌门人陈发树、柯希平情非得已,双双入股。

这对行事谨慎的陈发树而言,无疑是一次莫大考验。他对一位手下说:"就当赌一把了。"他从此成了紫金矿业第二大股东。

正是这种"赶鸭子上架",成就了陈发树。2002年开始,国际黄金价格进入上升通道,2002年初每盎司黄金价格为270美元,6年后的2008年3月,这一价格首次冲破1000美元大关。连陈发树自己都未曾料到,紫金矿业被探明为中国最大金矿,加上金价疯涨,他当初无心插柳的意外入股,为自己百货生意迅速扩张提供了"天然保障",更使自己几年后成为了坐拥逾200亿元资产的"福建首富"。

陈发树成为公众人物,正是因为他参股紫金矿业。新华都集团是紫金矿业的第二大股东,陈发树至今仍直接和间接持有12%的紫金矿业股份(17.1亿股),以2010年7月19日的收盘价计,仅此一项投资,陈发树的身家就近百亿元,去年仅从紫金矿业分红所得就达1.7亿元(税前)。

成败论英雄。当陈发树因紫金矿业一鸣惊人之后,一些媒体开始对陈发树的"战略投资眼光"推崇有加。坊间甚至盛传,陈发树当年一次机缘巧合,认识了紫金矿业的掌门人陈景河,紫金矿业改制时,陈发树"果断出手",投资入股。

"这是一种误读",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曾称,尽管陈发树1997年就接触到了紫金矿业,但当时国内的矿产行业并不景气,陈发树并没有投资意向。

陈发树在紫金矿业的成功投资得益于他的用人。1997年,陈发树结识了时任福建省体改委股份制与证券管理处处长的刘晓初。两年后,陈发树开出优厚的条件,促使刘晓初弃政从商,加盟新华都。2000年,紫金矿业改制,刘晓初作为新华都的代表进驻,担任副董事长。刘晓初在资本运作道路上的娴熟动作,使紫金矿业为陈发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2010年7月紫金矿业"污染门"发生后,新华社发文痛斥紫金矿业"官商勾结"。这只不过是充当了《皇帝的新装》里说话的小男孩儿而已,紫金矿业第一大股东自始至终都是当地政府,一直以来也是从上杭县到福建省的宠儿,又怎么可能做到独善其身呢?

政商之惑

紫金矿业的第二大自然人股东柯希平告诉笔者,陈发树的老家是福建安溪(出产名茶铁观音),但他从不喝铁观音。新华都董秘龚严冰说,陈发树执掌一家大型家族企业集团,但其兄弟大都身挂虚职;不喜欢用秘书,总是一个人夹着普通的公文包就上了飞机;不讲排场,不会因外界的声音而改变自己的主意……

当周文贵、刘晓初、叶芦生分别把新华都旗下的零售、矿产、旅游产业打理得有声有色时,陈发树逐渐退居幕后。

福建省企业家协会秘书长欧凌芝称,2005年开始,陈发树再也没参加过该协会的任何活动。新华都的竞争伙伴、福建第一大连锁超市永辉集团掌门人张轩松甚至都难得见到陈发树一次。

这一年,新华都举办了十周年庆典活动。在一份《新华都稳进十年录》的内部资料上,赫然写着:"陈发树先生以1.34亿美元财富列2004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第111位。"然而,自此之后,新华都内部再也没人讨论过老板的个人财富。

2007年,陈发树以180亿元个人财富位居胡润百富榜第29位,成为福建首富;令胡润遗憾的是,他几度试着约访陈发树,都以失败告终。

陈发树正是在新华都十周年庆典后变得异常低调的,他甚至不再给自己配秘书,新华都董事龚严冰是最后一任。

对于陈发树的低调,龚严冰称:"首先是出于安全角度的考虑。玖龙纸业的张茵成为中国女首富,结果惹来不少麻烦。"

而对于陈发树不再使用秘书,龚的回答是:"老板常跟省市一级的领导会面,对方不太喜欢老板带秘书。"这一回答虽有些牵强,但无疑将话题引向了一个甚为敏感的领域——政商关系。

由于陈发树的低调,不少人对他与政府关系的猜测多了起来。有人将他与红色资本家荣智健相提并论——荣智健是香港中信泰富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国家,但荣智健与国家资本共成长,赚了个盆满钵满;陈发树执掌的新华都是紫金矿业和武夷山旅游的第二大股东,这两家企业的第一大股东都是当地政府,但陈发树的话语权不同小觑。

不过,新华都一位董事对笔者称,在新华都高层的一次内部交流中,陈发树以德隆系和涌金系为例,警示大家不要冒进,更不要在政商关系上留下污点,"与地方政府关系宁可不好,不可太好。"陈发树说。

捐股背后

2009年陈发树多次成为媒体头条财经新闻的主角,其中包括他大幅减持紫金矿业、投资青岛啤酒、参股云南白药、捐出巨额股份成立"新华都慈善基金"、聘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S·Phelps)出任新华都商学院院长……

其中引起轰动最大的,莫过于2009年10月20日,陈发树在北京宣布捐出个人所持新华都、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云南白药四家上市公司流通股股票的9成(市值约为80亿元人民币),成立"新华都慈善基金"。

陈发树如此大手笔,和半年前声称捐出所持家族企业股份的6成成立慈善基金的他的福建同乡、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的这一 "狂捐"之举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最大的争议是,陈发树是不是"迫于压力"?这种猜测的背景是,2009年9月份,坊间盛传国税总局正"暗中调查"紫金矿业大小非解禁后,"大非"陈发树、柯希平等人的减持及纳税情况。

尽管"陈发树巨额偷税"传闻一度广为流传,但如果说这成为了陈氏如今捐出巨额股份成立慈善基金的主要推手,要么是高估了偷税传闻的杀伤力,要么就是低估了陈发树的智商。其实笔者于2009年3月初在福建采访时,就听说了陈发树正准备成立一个数目不菲的慈善基金的打算,而彼时紫金矿业还没解禁。

既然在年初就已有捐股打算,为何5月起陈发树从紫金矿业持续大幅套现(超过30亿元)后,紧锣密鼓地对青岛啤酒和云南白药进行财务投资,继而在10月份又闪电般地宣布捐出?

事实上,陈发树豪掷16亿元投资青岛啤酒和其与青啤董事长金志国同为中欧同学且私交甚密不无干系,掷22亿元投资云南白药则与朋友牵线搭桥有关。类似的投资,不但可以避开原先将鸡蛋放在紫金矿业这一个"篮子"的风险,也可以为旗下的不少职业经理人谋求到新空间(这一点类似于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分拆上市)。

陈发树的精明可见一斑。试想,如果没有去年减持紫金矿业近30亿元,那么到紫金矿业"污染门"发生的2010年7月,这部分资产已缩水近半。而青岛啤酒和云南白药如今的股价,相比陈发树入股时不降反升。

最重要是,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云南白药都不姓陈,自然人陈发树分别为第六、第三、第二大股东,所以与曹德旺相比,他的捐股不存在考虑家族控股权的问题,可谓省事多了。

减持套现-财务投资-捐出股份——陈发树的财富聚散和腾挪之道"一箭多雕",成立信托基金也为未来的一些资本运作提前扫除了障碍。不过投资者期望的是,陈发树"航母级"的慈善基金能够透明、规范运作,而非如牛根生的"老牛基金会"一般毫无章法甚至违规运作。

祸福相倚

2010年夏天,陈发树因为唐骏"学历门"和紫金矿业"污染门"事件而再次受到关注。

唐骏现在确实已成为了陈发树的一块"负资产"。两年前陈发树邀请唐骏加盟,其实是出于对新华都发展前景的担忧——一方面,作为新华都主业的零售业波动性较小,而紫金矿业所处的矿产行业周期性很强;另一方面,由于门票收入不再进入上市公司,武夷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遇阻。新华都若想做大做强,只有另寻他途。

彼时唐骏不愿到福建走马上任,他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新华都集团的行政总部迁至上海,理由是新华都应以一个全国性大公司的姿态示人。陈发树采纳了这一建议,并买了一辆宾利放在上海,尽管自己很少到上海。

除新华都集团总裁一职,唐骏挂任董事长的是新华都旗下"港澳资讯"公司。港澳资讯原本出自名门——中银国际,后新华都纳入麾下。唐骏接手后,向外界描绘港澳资讯的未来图景——"中国的彭博社"。而彼时港澳资讯的年利润不足500万元。今年1月,港澳资讯在上海宣布收购千寻网络、联游网络、弘扬科技以及胜龙团队在内的四家IT公司,据称交易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

唐骏"学历门"关乎个人诚信,他此前声称将联游网络推上纳斯达克的想法为坊间热议。引人关注的是,7月18日,唐骏在其母校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80届同学会的演讲中再提联游上市,并称会将联游总部放在常州,使其成为"常州第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此时,联游仍未推出任何实体的游戏产品。有人戏称这是唐骏的"又一谎言"。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唐骏刚加盟新华都时,周文贵等陈发树旗下的其他老牌职业经理人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对唐骏都颇有微词。这些声音陈发树并非不知。其实在他心目中,唐骏只是一个"高级公关经理",除了在IT这一领域的拓展有话语权外,其他产业领域,他只是个"荣誉代言人"的身份。而在新华都整个棋局中,IT并非未来的重心之一。

就像谢霆锋在张柏芝艳照门事件中的沉稳表现受到好评一样,陈发树对唐骏的容忍是能够为自己加分的——尽管容忍是有限度的,毕竟他和唐的关系不比谢张两位明星夫妻。

"陈老板26岁从一家杂货店起家,即使成为福建首富,对零售业还是有一份特殊的情感的。"一位与陈发树同乡的民企老板说。而2008年笔者在新华都采访时,得知在陈的算盘中,旗下百货零售业务5年内的营收目标100亿元,这在当时看来不可思议,因为2007年这一数字仅为16亿元。然而此后两年,新华都疯狂收购一些零售同行, 2009年的营收就达31亿元,与两年前相比几乎翻倍。

今年6月,陈发树又宣布进军地产业,从长沙开始,号称要建造总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的新华都·万家城。"闽商嘛,你看这个‘闽’字,圈起来是条虫,放出去会成为一条龙。"一位福建商人称。"陈发树的资本和产业雄图,不可能被一兵一卒所羁绊。"

对于紫金矿业遭遇"污染门"和受调查风波,一位重仓并曾在紫金矿业任职的上杭投资者认为,他已对此习以为常了,"陈发树不可能像外界想象的一样在乎紫金股价的波动,"他说,"就算股价连跌,有多少基金比陈要焦灼100倍呢。"

7月20日,紫金矿业(A股)开盘不到一小时即被封上涨停价。而之前一天晚上,紫金刚刚发布道歉信,以及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相关阅读
  • 陈发树新华都实业集团董事长

    陈发树新华都实业集团董事长

    2018-12-07

    nbsp;nbsp;nbsp;虽然低调,但极富冒险精神,与其他在冒险游戏中的落马者相比,其特殊之处在于,他懂得在每一次貌似冒险的商业扩张中,将风险控制到最低。nbsp;nbsp;nbsp;让陈发树成为多元经营榜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新华都的零售主业并未因为其他产业而黯淡,而在此之前的5年。

  • 陈发树王建华 新华都掌门人陈发树正式出任云南白药董事长

    陈发树王建华 新华都掌门人陈发树正式出任云南白药董事长

    2018-12-07

    7月23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云南白药(000538)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白药”)法定代表人已从王建华变更为陈发树,并成为公司董事长,云南白药高层也随法定代表人的变更进行了调整。陈发树(资料图)在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全面推进国有股权开放性市场化重组的背景下,2016年12月。

  • 陈发树与云南白药 陈发树收购云南白药股权官司败诉真相

    陈发树与云南白药 陈发树收购云南白药股权官司败诉真相

    2018-12-07

    22亿元现金,三年只拿到750多万元的利息。福建富豪陈发树的云南生意可谓失望之极。在漫长的官司中,曾经有绝处逢生之机的陈发树,连告状的主体都没有找准,岂能同强大的国企扳手腕?陈发树律师团距取胜只有三步之遥。本刊特约作者任究文为期两年零七个月的官司输了,福建富豪陈发树的22亿元现金躺在云南红塔集团账上。

  • 云南白药陈发树爆仓 陈发树加仓跻身云南白药股东榜

    云南白药陈发树爆仓 陈发树加仓跻身云南白药股东榜

    2018-12-07

    新华都实业集团创办人及董事长陈发树图CFP新京报讯(记者刘夏)与“略有增长”的中报业绩相比,此次云南白药中报披露的最大“亮点”在于陈发树的“回归”:与红塔集团之间的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败诉后,陈发树并未放弃,转而绕道二级市场杀出“回马枪”,云南白药中报显示,陈发树已通过增仓跻身云南白药前十大股东之列。